赌博专业网

关注我们:
100_100px;
1200_300px;
专业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律师文化 > 专业论文
对合同解除制度在实践中疑难问题的几点思考 ——以合同解除权的特殊行使主体为视角
来源() 作者() 阅读()

权衡两种观点的利弊,笔者认为,如果支持第一种观点,对解约方是否享有法定解除权,在所不问,则会产生以下两点重大弊端:首先,极易诱发机会解约,滋生对有效合同的恶意解除。希望摆脱合同约束的解约方,无论是否明知自己缺乏解除权,都会在投机心理驱使下更有动力发出解除通知,以求在异议期间经过后,解除原本无法解除的合同。在资产价格变幅较大而诉讼成本相对低廉的当下,尤其如此。例如,在商业地产的长期租赁纠纷中,频频有出租人因为租金市场价格的高涨而谋求解约,并因第24条而获得“合同解放”。 解释二第24条无疑已成为部分开发商的法宝,一面拒绝或拖延为买房者办理按揭贷款手续,一面以其迟延按揭或其它理由发出解除通知,并利用买房者不了解异议期限规定而轻松解约牟利,从而使解释二第24条新创造的解约市场和诉讼,脱离了原本的制定初衷,不但侵蚀了市场的诚信之本,也无谓耗费了法院的司法成本和当事人的诉讼成本。其次,致使非解约方救济降级。在合同因无解除权的解约方以机会解约而解除时,非解约方已丧失要求继续履行合同的救济权利,纵然非解约方可以要求解约方承担损害赔偿的责任,但赔偿范围是否能囊括因合同履行带来的利益,远不能确定。综上所述,笔者赞成法院对解约方的解除权是否存在,进行实质审查。对此,为加强观点,笔者在查询大量资料时发现,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于2013年6月4日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的理解与适用请示的答复》【法研(2013)79号】中指出:“当事人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的规定通知对方要求解除合同的,必须具备合同法第九十三条或者第九十四条规定的条件,才能发生解除合同的法律效力。” 显然,赞成了对解约方的解除权是否存在进行实质审查的观点。

二、关于违约方的合同解除权

《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了四种可以解除合同的法定情形,除“因不可抗力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外,其余三种法定情形的表述均表明,合同解除权的行使应当归属于守约方,违约方不享有解除合同的权利。而在实际操作层面,大都也认可这种观点,比如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商事审判疑难法律问题的解答》中就指出:“法律并没有赋予违约方合同法定解除权,除非双方有明确约定,对于违约方解除合同的请求,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笔者仍然有疑问,是否违约方完全无权请求解除合同?为了寻找上述问题的答案,笔者检索了《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刊载的相关案例及裁判文书,寻找到了承认违约方一定条件下有合同解除权的一则指导性案例。

1234

上篇:

下篇:

303_70px;
版权所有:赌博专业网 您是第位访客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庆阳路326-328号兰州国贸中心写字楼17楼1703室(南关什字曹家巷路口) 电话:0931-8406802 邮编:730000
设计制作
100_100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