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专业网

关注我们:
100_100px;
1200_300px;
学术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业务研究 > 学术论文
依法治国视域下律师执业权利保障机制研究
来源() 作者() 阅读()

《规定》的出台进一步严格了会见权行使的范围,即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重大贪污贿赂犯罪案件需经过批准会见,辩护律师侦查阶段凭借“三证”即可自由会见犯罪嫌疑人,看守所应当及时安排,最迟不超过48小时。但是有的地区法制观念不强,法律实施机制不健全,配套制度跟不上导致律师具体权利难以实现。

(2)律师阅卷权存在阻挠。阅卷权是律师全面、详细了解案情的方式之一。 相比之前辩护律师只能查阅、复制、摘抄公诉机关选择提交的与案件有关的材料,新《律师法》进一步扩大了阅卷的范围,调整了辩护律师阅卷的时间,辩护律师可以在审判阶段对所有与案件有关的证据材料进行查阅、摘抄、复制,这对律师更好的行使辩护权利、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提供了进一步保障。但是现行《律师法》和《刑事诉讼法》规定律师阅卷的时间是自审查起诉阶段,排除了侦查阶段。在侦查阶段,检察院享有完全的主动权,将律师排除在外,难免会造成案件某些证据的失实,导致当事人错过行使合法权利,保护自身权益的最佳时机。这在刑事辩护中给辩护律师办理某些疑难复杂案件带来了一定的难度,也间接导致了刑事案件辩护率居低状况。

(3)律师调查取证权难。调查取证权是律师获悉案件事实的重要途径,律师可以获取对当事人有利的证据材料,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虽然2012年新《刑事诉讼法》规定“犯罪嫌疑人自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有权委托辩护人”,相较于1997年《刑事诉讼法》将律师调查取证的时间从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提前到了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也即律师在侦查阶段就有了调查取证权,这一点在观念上来说是刑事诉讼法的一个显著的进步,但是2012年新《刑事诉讼法》还是延续了1997年《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辩护律师在向证人调取证据时需经证人或者其他有关单位和个人同意”,在向被害人及其一方的证人调取证据时需经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许可和被害人或者其近亲属、被害人提供的证人同意。即在证人不同意和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被害人及其一方的证人不同意时辩护律师就无法调取证据,同时由于《刑法》第306条的规定,实践中几乎很少有律师在侦查阶段调取证据。同时,律师自行调查取证,有关单位和个人不予配合,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受到有关单位和个人的威胁恐吓,致使律师调查取证的执业风险越来越大。律师申请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调查取证时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不予允许或不出具相关材料致使调查取证困难,使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律师申请有关单位调查权证时,有关单位不予配合,有的以部门规章或者其他规定予以阻挠。在多重的压力和阻挠下律师调查取证的风险不断增大,律师执业权利得不到重视和尊重。在执业权利难以保障的情况下当事人的权利保护更是无从谈起。

上篇:

下篇:

303_70px;
版权所有:赌博专业网 您是第位访客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庆阳路326-328号兰州国贸中心写字楼17楼1703室(南关什字曹家巷路口) 电话:0931-8406802 邮编:730000
设计制作
100_100px;